昆明毒品律师申维英
法律咨询热线

13759155921
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律师文集 经济犯罪资讯

男子用鞋带勒死已孕情人 庭审称应被害者要求

2016年5月13日  昆明毒品律师   http://www.kmwyls.cn/
情人怀孕,他不相信孩子是自己的;做DNA鉴定未果,返家途中勒死情人 一根鞋带 了结恩爱情仇【核心提示】按说,31岁的北京男子邢某算是一个成功人士。在贵州,他有一个和睦的家庭,妻子贤惠,儿子乖巧;工作上,邢某也是工程项目经理。但就是这个看起来很幸福的人,却因婚外情杀死了自己已怀孕的情人。直到昨日在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,邢某还是没弄清楚,情人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。按摩女脚踏两只船离开人世的杨琉(化名)来自四川,原是某足疗中心的按摩小姐。杨琉有一个恋爱多年的男友汪飞(化名),但始终没有结婚。恋爱期间,两人分分合合多次。2008年,两人再次分手,但仍有联络。2008年5月,一个偶然的机会,杨琉与邢宇相识,两人随即坠入爱河。一个月后,杨琉虽知道邢宇是一个有家室的人,但对此并不太计较,两人确立了情人关系。邢宇不知道,杨琉虽然做了自己的情人,却仍和旧爱汪飞保持着联系。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2008年9月,杨琉觉得身体不舒服,便去医院做检查。哪知,医院告诉杨琉,她怀孕了。得知这个消息,杨琉并没直接告诉邢宇,而是拿着医院的检查书,找到了汪飞。据汪飞的亲戚回忆,杨琉来找汪飞时说,肚子里是汪飞的孩子,希望能尽快把婚礼办了。看着杨某的肚子一天天鼓起来,汪某开始筹划结婚的事。2008年末,杨琉和汪飞举行了婚礼。但事情并没因为婚礼举行而结束。2009年3月份,杨琉把结婚和怀孕的事都告诉了邢宇。并对邢宇说,肚子里的孩子是邢宇的。虽然邢宇不愿意相信,但还是要求带杨琉去做DNA亲子鉴定。用鞋带勒死情人2009年3月14日,邢宇带着杨琉离开茅台镇来到贵阳,准备为杨琉腹中的胎儿做DNA鉴定。第二天,两人分别去了省医和贵阳医学院,但都没有做成。对于胎儿的亲子鉴定,贵阳医学院亲子鉴定科的张医生解释,DNA亲子鉴定可以在胎儿未出生以前做,但得从怀孕者身上抽取羊水。一般在孕者怀孕4至5个月期间,都可以通过抽出的羊水做亲子鉴定。但如果要在胎儿2个月左右做亲子鉴定,就必须对胎儿经行引产,那么孩子是肯定保不住的。昨日庭审,邢宇在法庭上说,当天没做成亲子鉴定,晚上7点,他和杨琉打算开车回遵义。可上了贵遵高速,杨琉开始闹腾,一会要让邢宇开车去周边的其他省区做DNA鉴定,一会又答应回家,并不时讲述自己的种种心酸,刑宇只得不停地安慰她。当晚,邢宇和杨琉来到乌江边上吃了顿乌江鱼。邢宇说,吃过饭,杨琉的情绪稍好一点,并答应先回贵阳休息。但在从遵义去贵阳的路上杨琉又开始闹起来。庭审时,邢宇说:“就在贵遵高速乌江站出口,杨琉说自己不想活了,并要我杀死她。车子停在路边,我们俩在车里闹了起来,期间有贵遵高速的交警发现停在路边的车子,还上前做了登记和巡查。”按邢宇庭审时所说,他和杨琉就这样一直闹到晚上11点多。杨琉解下自己的鞋带,并把鞋带缠在自己的脖子上,要求他勒死她。心力交瘁的他在内心做了许久的斗争,终于还是把手伸了过去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坐在副驾驶后排的邢宇看到杨琉没有了呼吸,才把鞋带从拽得血红的手中松开。伴着她的尸体整整一夜邢宇称,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,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杨琉已经死去,他不知道该做什么。随后,邢宇决定驱车离开。可哪知车子的发动机一直打不燃,于是邢宇拨打了修车的电话。过了一会,修理工来给邢宇检测车子。期间,修理工没有发现坐在副驾室的杨某已经死去。检查完,修理工返回修理店拿电瓶,此时,邢宇心里也觉得不妥,于是把杨琉的尸体抬到了车后排放好。等修理工修理好车,邢宇立马驱车离开,一路乱行来到青岩方向。邢宇找了个僻静的地方,与死去的杨琉,在车中躺了一夜。第二天天亮,邢宇开车回到贵阳家中,待到是日下午,邢宇开车把杨琉的尸体抛在贵阳小河海信工业园的一片竹林里,然后匆匆离开。路上,邢宇把勒死杨某的鞋带放在杨某的包里一齐扔在了南环线路边。【案情焦点】是激情犯罪还是故意杀人?接到海信工业园的居民报案后。警方找到了杨琉的尸体,但此时尸体已高腐,无法确认身份。因为杨琉身上还有钱,警方排除抢劫杀人的可能,最后通过指纹对比,一一排查,最终确认杨琉的身份,并找到了犯罪嫌疑人邢宇。2009年4月14日,贵阳市小河区公安分局将邢宇刑事拘留。邢宇在被捕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昨日,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此起故意杀人案件。庭审上,犯罪嫌疑人邢宇所供述的内容与他在公安机关交代的内容完全一致。犯罪嫌疑人邢宇的辩护律师认为,被告因和杨琉在车上发生感情纠葛,导致被告情绪失控而杀人的行为应认定为激情犯罪,量刑上应该酌情处理。且被告勒死杨琉的犯罪动机不清楚,不能认定被告主观上有故意杀人的倾向,再加上被告犯罪工具公安机关没有找到,在案件上证据并不充分,不应该判处被告死刑。而公诉机关认为,被告与被害人杨琉在感情上并没有实质性的纠葛,对于杨琉肚子里的孩子是否能生下来,被告人都是允许的,他并不是因为杨琉要对肚子里的孩子做什么而发生纠葛,所以不应该认定为激情犯罪。再则,被告也说了他在杀人时脑子不是一片空白,而是做过很复杂的斗争,虽然到现在被告都没有说出他杀人的动机,但他承认是自己杀死的杨琉,而犯罪工具鞋带没有找到,这一点是案件本身的瑕疵,那是因为当时的南环线正在施工,犯罪工具与杨琉的包在一起,这样一来被周边的过路人捡走的可能性很大。而被告也交代了作案工具,不应该认定为证据不足。因案情重大,案件将择期宣判。【律师说法】激情犯罪国内暂无明文规定昨日庭审结束后,记者采访了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刘远东。刘律师告诉记者,激情犯罪在国外是有相应的规定的,而国内对此没有明文的规定。如今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很广泛,是否认定为激情犯罪,最主要在法官自己的判断,如果法官认定为激情犯罪,那么有酌情量刑的可能。对于本案中作案工具未掌握是否会影响案件判决。刘律师认为,如果鞋带作为最重要的证据无法掌握,可能会导致法官无法对犯罪嫌疑人定罪。但通常,法院都会要求公安机关补充证据,如果实在无法掌握,从整个案情上看,有其他证据作为佐证的话,一样可以对犯罪嫌疑人定罪量刑。